收藏本站

女装子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马上注册
搜索
热搜: 姑爷变儿媳
查看: 39|回复: 0

[其他相关] 一生的承诺 竹马青梅卷 14

[复制链接]

2232

主题

3578

帖子

3390

积分

荣誉会员

Rank: 10Rank: 10Rank: 10

积分
3390
发表于 2017-12-21 10:00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竹马青梅卷 第十四章 你这么做什么意思啊
    “是不是VeRy  BeRTFuL啊?”某个英语比较好的家伙如是的说道。
    “应该是geRTL  WaLL,”另一个家伙毫不示弱的也说道。
    “错,错,错!”我摇头晃脑的一路喊下去。
    “啊?那会什么呢?”这一票傻瓜瞑思苦想起来。
    还别说,真有聪明的傻瓜,那个不良少年,二世祖,有着“牛x闪闪”美丽称号的牛碧波来了这么一句,“我靠了,那家伙不会说的是鸟语吧?”
    我转过头看向这家伙,阴森的目光里流露出一点点的嘲弄,“就你那猪脑袋,还别说,真有点贴谱啦,再努力啊,猪!”后边的猪字我当然声音很小很小啦。
    牛碧波脑袋里灵光一闪,刹那间说出了一句话,“我知道啦,哈哈,那老美说的是英语,怎么样啊,我答对啦吧,哈哈,你们一群猪脑袋,这都答不上来,还不***买块豆腐去撞死了。。。。。。”
    我跳上一块大石头,对着牛碧波一摆手,这家伙心领神会的跑上前来,“恭喜你,牛碧波同学,你答对了,这是奖金十元整,快点收好,”我把钱往他手里一塞,然后跳下来,分开聚笼过来的人群,钻到老婆身边,坐了下来看热闹。什么,你们不明白?接着往下看就明白了袄。
    “妈妈的,牛碧波你个王八蛋竟敢说我们大家都是猪,胆敢说少爷我是猪?来人啊,大家一块扁他!”同样靠着老子是中央政协委员的,我们学校里的另一个败家子,二世祖,李鹏飞同学不干了,登高一呼,靠了,平时和牛碧波关系不怎么好的,那些受到黄世仁压迫的,还有李鹏飞同学的那一小撮朋友,呼啦一下子围上来,一瞬间拳脚交加,牛碧波同学的喊痛声立马传遍高山大川。
    “住手,你们都疯啦啊,他老子可是中央常委委员啊?你们都不想活啦?”跑过来拉架的政治老师如是的劝架。还别说,听了他的话,大家立马散开,就剩下不怕他老子的李鹏飞同学还在骂骂咧咧的踢他,“我叫你骂我,我叫你骂我。。。。。。”不依不饶的继续着真人PK。
    政治老师为难的看着这两个家伙,谁都惹不起,可又不能任由他们这样一来下去,他老人家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不怀好意的看向我来,“三三同学,事情是因你而起的,你过来给我把他们拉开,你要是拉不开,我就会把你开除出学校。。。。。。”以下省略老师威胁我的严重影响教师在人们心目中形象的话若干字。
    “啊,我好怕啊,”我故作姿态的大声说道,然后我往后一倒,嘴里还大叫着,“啊。。。。。。”我倒进老婆的怀里,闭上眼睛装死。
    老婆登时心领神会的把脸拉成火车头,“你刚刚威胁我老公来的?你看你,把他吓成什么样子,来人啊,救命啊,快点喊救护车啊,我老公吓死啦。。。。。。”我老婆也不是省油的灯,立马把事态扩大到最严重化--要出人命啦。“老公啊,你要挺住啊,一定要坚持住啊,我可不能没有你啊,”老婆一边做出梨花带雨的样子对我说道,另一边转过头去,恶狠狠的盯着政治老师看,“你给我记住了,回去学校我非把你告倒,告臭,告死不可!”
    政治老师一看,事情发展的太出乎意料啦,转身就跑,找校长去了。
    老婆一看他跑了,在他身后大声喊道,“好啊,事情闹大了,你还跑,告诉你,你现在又多了见死不救一项罪名。。。。。。”
    一场闹剧在校长大人到来之前就收工了,等校长大人来了时,牛碧波和李鹏飞那两个家伙正坐在那块石头上,两个家伙勾肩搭背的亲亲热热的在说话,我和老婆正站在城墙边研究城墙上的砖是什么年代的呢,而大家呢,都在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闲聊呢,牛碧波同学脸上一点的伤都看不到,问我为什么啊?我们那时候实行的是打人不打脸袄。
    “怎么回事儿,你说的我为什么一样也没看到呢?”被政治老师打搅了游性的校长大人阴沉着脸看着他,严肃的问道。
    “这儿,这儿,”政治老师膛目结舌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,于是,校长大人找到了个大出气桶。
    “好啊,没事你还敢骗我,你以为。。。。。。”以下省略,免得有人说我故意往老师脸上抹黑。
    “好啦,天就要黑啦,大家过来集合,我们清点人数,上车啦,”老师拿着大喇叭一通喊,同学们三三两两的走回来,过了好一会儿,人才聚起,大客车拉着我们向旅店进发。
    一顿很难吃的饭菜过后,大家分别进入分配好了的房间。老师看来是对我有意见袄,把我和牛碧波李鹏飞那两个混蛋外加一个大班长给分到了一个房间,我靠了,还他母亲的对着洗手间,也就是厕所,这么说你懂了吧,那味道才好呢。
    在我用拳脚的开导之后,三个有背景的家伙终于同意我睡在里面的床上了,我刚刚躺下,就听房门一响,进来一个人,光秃秃的脑袋在灯光下发出灿烂的光芒来,不用说,地球人都知道,就是我们的秃头先生,方顶天老先生来了。
    这家伙一脸的虚伪笑容,“你好啊,三三同学,我们又见面了,嗨,”还跟我来个摆手。
    “我不好,一点都不好,你没闻到一股恶心味吗?”我没兴趣和他做戏,索性跳下床来,站在地上和他说道。
    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那好办,你跟我来,”他老先生上来一把拉着我的手,转身就走,鸟也不鸟那三个一脸媚笑的家伙。
    左右左右,我们拐了好几个弯,来到楼梯口,一路走上去,直到三楼,他把我领到一个门口,突然站住,转过头来笑着对我说道,“三三,这里面有个你想见的人,你猜猜看,他会是谁呢?”
    “算啦吧,不就我老婆吗,这我要是不知道,我还怎么抬头见人啊,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伸手搭上门把手,在他吃惊的目光下,施施然的轻轻一推,就把不亚于防盗门的房间门轻轻巧巧的就这么给推开了,看着他一副掉了下吧的样子,我心里甭提多高兴了。
    “你,你怎么会打开的,你怎么能打开的?”他受了刺激,话都问得不利索了。
    “我怎么就不能打开呢?”我反问一句后走了进去。
    他在进门之后就明白了,“哈哈,原来是这样啊,我都被差点被你骗死啦,哈哈。。。。。。”因为他看到我老婆在拉着门把手。
    房间里早就有了三个我不认识的人在里面,加上我们三个,一共就六个啦,坐成一个半圈在沙发上,我刚刚坐下,就有一个戴着金边眼睛的家伙递过来一叠订成册的纸来,我伸手接过,方顶天老先生哈哈大笑着对我说道,“三三小同学,看好了,这可是你的卖身契啊,不好意思袄,你老婆已经替你签完了,哈哈。。。。。。”
    “啊?这还有别人替我签的道理?”我不能相信的问道。
    “怎么不能,你老婆可是以你的监护人的身份替你签的,你有什么问题吗?”方顶天老神在在的问我道。
    “哦,”我差点被噎死,无奈的白了他个大卫生球眼,“都签完了,你才来找我,是不是把我贱卖了啊?”
    方顶天刚刚喝了半口的茶水,一听我的话,噗的一下子,全喷在身前的桌子上,“哈哈哈,你可真逗,算了,贱卖不贱卖的,你看了不就知道了吗?”
    “也是啊,你说的很有道理,很有道理,”我摆出一副老学究的样子,摇头晃脑的说道。
    得,方顶天又把另外刚刚喝进去的半口也喷了出来,他认得命的把茶水重重的放在桌子上,这才说道,“得,我还是不喝了,等你出门我再喝,免得被呛着。”
    我拿起合约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,认认真真的看完了,这才放在自己的大腿上,抬起头来看着方顶天说道,“还行,最起码你没把我当童工用,还知道给我发放工资呢,”话刚刚说到这里,我的游离的目光突然间看到了在第一页上写着清清楚楚的几个字后,勃然大怒的对方顶天不客气的说道,“靠了,你这么做什么意思啊?不行,我不干了,这份合约不算数!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马上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女装子社区 ( 豫ICP备14004749号-3 ) 防水墙  公备 

GMT+8, 2018-1-17 14:35 , Processed in 0.154210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z xt4

© 2014-now wnjia.c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