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兼职网

 找回密码
 马上注册
搜索
热搜: 姑爷变儿媳
查看: 2000|回复: 1

欲仙第44章 长大

[复制链接]

1904

主题

3210

帖子

3043

积分

荣誉会员

Rank: 10Rank: 10Rank: 10

积分
3043
发表于 2017-7-15 16:48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先发几句牢骚:

我想要的很过分吗怎么就这么难?

我写这东西,老婆虽然能接受,却不能感同身受。

我只是想要跟大家分享一些心情,怨念,一些私密的感受。

只是想要更多的爱,只是想要得到共鸣。

可是三天两头被删,尤其有几次,是压根不需要审核的,都被删了!让人一点安全感都没有。

洁版已经是被自己删得乱七八糟的版本,这样都满足不了这里的尺度?

好难啊,难道终究还是求人不如求己,最终只有自己写给自己看,自己感动自己,自己跟自己共鸣?

到我死的那天,再把我写的东西,一起付之一炬,就当她们从没在世界上出现过,就像自己一样。

好悲凉。

顺便说一句,第43章洁版被删了,实在不知道还能怎么洁,只好不发了,想要的人留邮箱吧。




第44章        长大


“看你咯?”芙蓉摸摸甜凤,微笑道:“如果那能让你开心的话。”

“哎?是说我自己定?”甜凤愣了一下,擦干眼泪问道:“不是按规定惯例什么的?”

“按惯例,满了千人骑,就算长大啦,很多事情要自己决定啦!”

“那就K歌吧!”甜凤只觉胸中块垒郁积,非得吼一吼才行,比接客效果好,好很多。

“我猜就是。。。”芙蓉咯咯笑起来:“行,你主K,我们听着!”

甜凤正要跪安去上班,芙蓉却叫道:“先别走,再给你看样东西!”

一对三寸金莲出现在了甜凤面前,是真正的三寸金莲,长度不超过10公分!

金莲未着弓鞋,如鲜芛般白嫩修长,除拇趾外的其他四趾被弯折到脚面以下,脚面高高弓起,前脚掌和脚后跟几乎紧贴在一起,形成一个深深的莲窝。

甜凤呆了半晌,惊叹道:“好漂亮!是神通变出来的?”

“好看吧?”芙蓉得意地微笑道:“我看过蝴蝶的莲足之后,又回忆了一下小时候见过的,弄了一个最好看的!”

“妈妈的金莲当然好看,最好看!”甜凤破啼为笑:“蝴蝶缠了10几年都弄不了这么小巧玲珑,要知道妈妈这么轻松,肯定吐血三升而亡!”

“主要就改变一下骨骼的形状和大小,比变**还容易呢!”芙蓉象得到玩具的孩子一样雀跃着:“要不要来吃一下?”

“可以吗?谢谢妈妈!”甜凤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其实就想吃了,只是妈妈不说话她可不敢动,现在得到妈妈的邀请,她美滋滋地捧起一只,吃了起来。

芙蓉一边闭着眼享受,一边念叨:“我最近就在想啊。。。要是我娘是小脚女人。。。她就不会跟我爹一起战死了。。。”

甜凤正在给金莲做着深喉,努力尝试了一下,发现还是无法容纳金莲的足跟,正沮丧间,闻言不禁一惊:妈妈这是怎么了?怎么什么事情都能联想到她爹娘战死?

好像就是从崂山派来了之后,她就这样了?由此看来,也许跟崂山派的跨派双修,真的是个错误?虽然对两派都有利,但对芙蓉妈妈,或许是非常不利也说不定!

甜凤不敢再想,也不希望芙蓉再想下去,她偷偷抓起另外那只金莲,将拇指捅进了莲窝,直顶莲心。

“嗯啊。。。小婊子。。。还敢偷袭妈妈。。。”芙蓉发出甜美的呻吟,虽然笑骂了一句,但却并没生气,而是专心地享受了起来,再没提过她娘亲。


韵娟并没在小单间里闲呆着,她凭自己2个月前在楼里抓间谍时的记忆,直奔月露的VP办公室。

月露促狭地笑问:“上次死活不肯听我劝,今天怎么主动找上门来啦?”

她当然已经知道韵娟遭遇了什么,事实上,韵娟被甜凤抱着进芙蓉楼的时候,她就已经感知到了。

韵娟没好气道:“少他妈废话,收不收吧!”

“哎哟!想拜我为师还这么横?”月露咯咯笑起来:“我真是长见识了!”

韵娟虽然脸上满是怒色,但其实心里凄苦:“我都被人抛弃了,跟你发泄一下不行吗?”

“行行行--怨妇最大!”月露取出早就打印好的母女契约递了过去:“怨妇姐姐,您先看看吧?”

韵娟一目五十行地溜了一眼,就找了支笔,刷刷刷地签上自己的大名,扔了回去。

“韵娟姐,您这动作倒是够快,比甜凤晶璃还麻利!”月露摇头叹气道:“可您这态度,很让人怀疑您的诚意吧?”

韵娟咬了咬嘴唇,强忍住欲夺眶而出的泪水,跪倒在地,磕头道:“妈妈在上,受女儿一拜!”

月露得意地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,韵娟姐,您也有今天!可以让我随意摆弄啦!”她走上前,伸头拍拍韵娟的头:“听话--给吃奶奶,不听话--打屁屁!”

韵娟不由得一脸黑线,心中的凄苦倒是消散了不少。

月露松了口气,心道:哎呀我的妈呀!您可算不是一脸阶级斗争了!我个要做妈妈的人还得扮小丑哄你我容易嘛我!


月露不是芙蓉楼的CEO,无权要求楼里姐妹放下工作参与韵娟的入门仪式,所以除了百合鸳鸯,就只有甜凤。

韵娟三叩首之后,被赐名魅凤,从此刻起,她将使用这个名字。

而且从此刻起,她得称月露妈妈,称甜凤阿姑。

百合是最开心的那个人,仪式一结束,都笑得合不拢嘴了:“哈哈,鸳鸯,咱俩有妹妹啦!”

鸳鸯微笑着纠正:“魅凤姐一看就比咱们大嘛。”

百合自以为是地笑起来:“我*,鸳鸯你怎么还没我明白呢?她是后入门的呀?”

鸳鸯莞尔:“没入内门,都是随便乱叫的,我对着魅凤姐可叫不出妹妹,你随意吧。”

“咦?规矩是这样的吗?”百合这才想起来,但却不肯放弃“姐姐”的身份,拍着魅凤的肩膀笑道:“反正都儿随便叫,那我当姐姐也可以的呗?”

百合一时没想起魅凤,魅凤却记性好,尤其对百合印象深刻,笑道:“行啊百合姐,当初你还说‘不叫姐姐难道叫妹妹’,没想到被你说中啦!那就叫我妹妹吧!”

魅凤这一提醒,百合看着她愣了半晌,惊道:“原来是你?!你就是那个。。。抓间谍的?!”

甜凤一直没出声,她跟韵娟的关系并没公开,尤其现在两人都有点状态不好,不想提,因为一提就不免想起被抛弃的悲惨事实。

看着魅凤跟百合说笑拥抱,甜凤心里又开始胡思乱想:

妈被爸抛弃了,有这么一个新的大家庭,会好过一点吧?

要是有个爸爸。。。就更好啦。。。爸。。。我好想你。。。爸。。。

甜凤努力克制着情绪,以免被百合发现,有挨整的危险。

但鸳鸯顾盼之间,仍是有所觉察:甜凤阿姑这是怎么啦?


刚出院的晶璃虽仍行动不便,但听说甜凤把千人骑的庆祝仪式定到了KTV,顿时不满地叫唤起来:“这是咱们俩人的仪式呀!你怎么擅自决定?K歌有啥意思?我要**,要**!”

甜凤也知道晶璃这些日子虽然修炼不缀,但毕竟不比在楼里接客过瘾,只得陪笑道:“行、行,**,**。”

“不矛盾呀?”芙蓉微笑着安抚晶璃:“KTV里也可以**,她K她的,你只管**好啦!”

晶璃还在嘟囔:“KTV里又没床。。。不专业。。。”

芙蓉柔声道:“甜凤跟她妈刚被抛弃了,心情不好,晶璃你稍稍顺着她一些吧。”

甜凤顿时一哆嗦,却见八卦晶立刻眼睛就亮了:“什么情况什么情况?快告诉我快告诉我!”

甜凤头疼得宛若电钻打水泥墙,只想塞住耳朵,可是终究躲不过,被迫地,一五一十地,把家里的剧变坦白从宽了。

晶璃是个没心没肺的,听了却道:“哎呀那个压抑的家有啥好留恋的,断就断!你妈也来正好,咱们的套餐又能加料啦!”

甜凤懒得跟晶璃较劲,只得腹诽: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!套餐加料?也得有那个心情啊?

虽然甜凤被晶璃搞得愈加烦躁,好在晶璃是同意去KTV了。


甜凤晶璃在楼里的人气颇高,KTV的大包房里人满为患。

不止是楼里姐妹悉数到场,甚至连金龙都放下洗浴中心不管,来给两人捧场。

有人是冲着甜凤的歌喉来的,更多的人是冲着以晶璃为中心的**。

金龙却好像志不在此,一直陪着韵娟。

甜凤虽然K歌的时候心无旁骛,可连续K嗓子总有累的时候,每次一歇就发现金龙凑在韵娟跟前,不免有些奇怪:金龙哥这是。。。难道在追我妈?他咋知道我妈。。。被抛弃的?

随他去吧,我先K爽了再说!

下面这首又是甜凤点的歌了:let it go。

甜凤赶紧上前,抢到了立麦跟前,却见鸳鸯抢了旁边另一个立麦的位置。

甜凤心想:鸳鸯英语不错,估计是要唱英文版吧?不过她肯定猜不到,自己要唱的是25种语言版。不知她会不会被自己搞乱,嘻嘻。。。

前奏的钢琴声响起,四周安静了些,连**中的人都压低了呻吟。

“The snow glows white on the mountain tonight, not a footprint to be seen。”

两人合唱了英语的第一句,虽然并没合唱过,却堪称默契。

鸳鸯一开始专注地在唱,并没注意甜凤的词跟自己有差异,直到甜凤唱出中文:

“别让他们进来看见 做好女孩 就像你的从前。”

观众们也立刻发现了:甜凤唱的不是英语?顿时议论纷纷起来。

鸳鸯心道:多语言版?干嘛?知道你是门萨会员,也不至于唱歌还要秀智商吧?

由此开始,她唱得三心二意,却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甜凤的歌声里。

也正是由这一句开始,甜凤全心投入了进去。

这首歌她一直很喜欢,尤其是25种语言版,但今天,她才感受到这首歌对自己的意义:冰雪之于艾莎,正如性爱之于自己。

因为卖淫被父亲抛弃的自己,正如因冰雪魔力被众人发现,只得离家出走的艾莎。

甜凤将潮水般翻涌的情绪收束起来,集中到喉咙、声带和舌头,释放了出去。

甜凤其实跟鸳鸯及在坐的众人一样,9成的词都不懂,仅仅是模仿发音,甚至有几句模仿得并不到位(甜凤一直觉得,唱这几句的老外一定练过绕口令,或许甚至,每个老外都有绕口令天赋。)

但此时,什么语言并不重要。

意和念是凌驾在语言文字之上的,是宇宙的语言,是道的语言。

芙蓉首先发觉:甜凤再次进入天籁境界。

这首歌。。。不错。。。尤其以甜凤此时的状态。。。郁积的情绪应该可以释放大半了。看来,虽然在嫖资上便宜了楚兵和萧静,但毕竟还是值回票价的。

月露不及芙蓉见多识广,但渐渐地,她也同芙蓉一样,喜悦地微笑起来。

其他人却不一样,有人开始抹起眼泪。

尤其是离甜凤最近的鸳鸯,已经泣不成声,完全放弃了歌唱。

“Je suis là, comme je l'ai rêvé”

“En de storm raast door! De vrieskou, daar zat ik toch al niet mee”

最后的副歌唱完,甜凤也不再克制,失声痛哭起来。

哭着哭着,甜凤忽然好像听到旁边鸳鸯的声音:明明一句都没听懂,可我为什么好感动,为什么会哭?

甜凤抹着眼泪扭过头去看,却发现鸳鸯并没有说话,只是抱着立麦架子,在那里啜泣。

咦?奇怪。。。

芙蓉的传音及时过来:“乐道也突破了吧?能听到被感动者的心声了,而且同样有额外的元气反应。”

甜凤离开立麦,扑到芙蓉怀里,哭喊着:“谢谢妈妈,谢谢妈妈!”

大家当然都以为甜凤是谢芙蓉拉她入楼,收她为女儿,只有两位当事者知道这感谢的“完整版”。

直到下一首歌的伴奏都放完了,众人才平复下来。

晶璃还在那抱怨:“甜凤你干嘛把人弄哭,让不让人**了真是的。。。”

甜凤只得陪笑:“抱歉打扰了,你们继续,继续。。。”

新的一首歌又是甜凤点的《明天你好》,但这首歌不比刚才装逼专用的let it go,会的人多,立麦前各围了好几个。

鸳鸯霸着一个麦,看诗音百合都来抢,忙道:“别乱别乱,一人一句呗?”

甜凤附议,却加了点私货:“同意同意,我算俩人。”

跟她抢麦的雨薇不忿道:“凭啥你算俩人?咱俩一人一句!”

“就凭我男人的这一半。”这一句甜凤却是用了男音,把雨薇吓了一跳:“你。。。好吧,真是败给你了。。。”

5个人,6种声音,一曲唱罢,众人都颇有感触,纷纷叫嚷:“再来一遍!”

这首歌旋律简单歌词上口,好听又好学,好几人原本不会的,全都凑到了立麦跟前,甚至包括一直跟金龙玩暧昧的韵娟。

因为这首歌,完全打到她的心里,所以虽然她近乎五音不全,但此刻,她也想要有所表达。

“长大以后 我只能奔跑 我多害怕 黑暗中跌倒 ”

“明天你好 含着泪微笑 越美好 越害怕得到 ”

“每一次哭 又笑着奔跑 一边失去 一边在寻找 ”

“明天你好 声音多渺小 却提醒我 勇敢是什么 ”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触,每个人都唱出自己的心情,每个人都抚慰着自己,感动着自己,释放着自己。


仪式结束后,甜凤原本胸口的郁积块垒已消散,但没想到立刻又惊闻“噩耗”:

“啥,我跟晶璃不能再住小单间了?”甜凤第一反应当然是抗议:“我跟妈才被人抛弃,妈妈您可真会给人雪上加霜!今天还是平安夜呢!”

芙蓉正色道:“记得妈妈说过吧?千人骑一过,小婊子就算是长大啦!所以,不能再赖在妈妈身边了。”又嘻皮笑脸道:“我看你情绪释放得不错,没问题的。”

甜凤一听这是千人骑的惯例,只得无奈地抱怨道:“架不住连续受打击呀!”

晶璃却一反常态地没说话,当甜凤拉上她,回去收拾东西时,却笑道:“你妈不是刚成为月露姐的女儿吗?月露姐肯定也有小单间给她住的!就跟百合鸳鸯一样!”

“蹭我妈的?”甜凤不太愿意破坏规矩:“不好吧?”

“家里人当然互相蹭啊?你妈不是也蹭过咱们小单间?”

晶璃自以为得计地笑着,却听月露传音过来,这次才是真正的“噩耗”:魅凤是带艺投师,千人骑早在美国就满了!同样只能住3层床的集体宿舍!

“不--是--吧--这也算?!”晶璃哀号起来:“我还是伤员呢!要求优待!”

现在她已顾不得甜凤了,先把自己的待遇闹下来再说!

却听芙蓉的笑语传音:“我会给你安排一个下铺,够优待吧?”

晶璃终于跟甜凤发出同样的抱怨:“妈妈是坏人,坏人!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站网友  发表于 2019-4-3 15:20:18
2874185877@qq.com求完整版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马上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手机赚钱软件 ( 豫ICP备14004749号-3 )

GMT+8, 2019-12-6 13:29 , Processed in 0.028901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