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女装子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马上注册
搜索
热搜: 姑爷变儿媳
查看: 14|回复: 0

[其他相关] 变身手机 148

[复制链接]

2527

主题

6254

帖子

6716

积分

荣誉会员

Rank: 10Rank: 10Rank: 10

积分
6716
发表于 2017-9-13 10:00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一百四十八章 不辞而别
    时近黄昏,走在与雨霏相约的路上,欧阳智宸唇际有一抹不自觉的淡笑。
  虽说不上急遽升温,但几天相处下来,两人总算不像之前那么尴尬。特别是在商业大楼那次之后,她也不会一听到他的脚步声,就开始东闪西躲。
  只是这些日子她的神不守舍实在是让他有点担心,还哄了好几天才有点起色。女人的心他也不大懂,只好听从叮叮的话,循序渐进,一步一步来。
  不过拜她所赐,他脚下功夫愈来愈厉害,已经到了足不沾尘的地步。想到了她搞笑如猫咪的行径,欧阳智宸忍不住扩大笑弧。
  走过转角,突然间眼神一锐!
  他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女人!
  脸色一沉,手掌一撑,长腿翻过人行道的栏杆,冒险追到对街去。
  此起彼落的喇叭声,引起那个女人的注意。
  当欧阳智宸来到她身前时,她原本还笑意盈盈,眸光如蜜,想就这样蒙混过去的。但看到他眸底的锐芒,便知道他绝对是来找麻烦的。
  “哎哟,智宸?怎么会在这里看见你哟。”
  “叶紫菱,我有件事情想问下你,”他向来没有寒暄的习惯。
  “噢?”
  他的语气,的确让叶紫菱感觉到很强烈的危机感。所以她决定先发制人,劈掌就给他一记重击。
  “你。。。”欧阳智宸扭扭脖子,想不到她真的动起手来。后退两步,沉重地说道,“力度还可以嘛。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,不过既然你不想解释那个空的芯片黑盒那就算了。这辈子我绝不可能打女人,但看来我得破戒了。对不起,大哥!”
  他出手就往叶紫菱擒去,然而她纤腰一弯竟然巧妙地躲开了他的进攻。
  “嘿,我是你嫂子耶!你竟敢对我出手?”见一开始那记没有起到什么作用,情况大为不妙,叶紫菱马上做好逃逸的准备,“再说,要是你大哥知道了,也肯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
  “我警告你啊,别再拿大哥来压我!我心目中的嫂子只有一个!”
  欧阳智宸前跨一步,招招迅如闪电。叶紫菱虽然也不是吃素的,但毕竟是女人。见强攻不过,只好咬着牙反攻为守,最后反守为退。
  虽然她纤细的身子像蛇一样灵妙,却几乎也躲不过欧阳智宸的擒拿。
  而他也誓要问出,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。竟然将自己要找的东西主动送过来,即使是一个空的容器。
  是挑衅,是警告,还是。。。
  突然,一辆敞篷跑车从小巷里冲出来。
  “上车!快!”
  “韩林愈?!”欧阳智宸怔了一下。
  叶紫菱趁着这个间隙,直奔过去,双手撑过车门,俐落地跳进车座。见危机已除,她神色也恢复得意,解下颈间的红丝巾,嚣张地朝外挥了挥。
  “你们两个果然。。。”欧阳智宸看着跑车疾驶而去,眼底充满怒火,“果然跟那老家伙扛上了吗?想开战?可以!!”
  一堆堆深灰色的迷云,低低地压着大地。已经是深秋了,路边那一棵棵林木都已光秃,老树阴郁地站着,让褐色的苔藓掩住它身上的皱纹。
  无情的秋天剥下了它们美丽的衣裳,它们只好枯秃地站在那里。
  就像她一样。雨霏在不远处,静静看着他绷紧的身躯与紧握的拳头,却没敢上前去。
  今天是星期天,原来两人约好去剧院看最新上映的电影,因为他说过那部电影很适合她这种傻妞看。她出奇地没有介意,还欣然答应了。
  原来打算晚上去大吃一顿,因为他也说过会带她到很有特色的餐厅去,享受一下这个城市的繁华。她自小就在农村里长大,出来了还真没有好好地了解过,自然也乐意奉陪。
  但是,没有想到竟让她看到了这一幕。
  先前他含蓄地说过,把事情完成就回学院请个假,然后再带她到一处美丽的地方旅游一番。听他的口气,那地方就像是原始森林。虽然人烟稀少、交通不便,但十足的乡野感觉。
  很像自己的家乡,所以她更是非常感兴趣。
  但是。。。
  那个傲慢又嚣张的女人,很面熟。好像在哪里见过。。。雨霏眯起眼睛,仔细想了起来。
  然而,自那晚商业大楼之后,她发觉自己的记性真的越来越差。时常忘记事情不说,还想不起来这才郁闷。
  先是身体容易疲惫,再是记忆慢慢衰退。
  雨霏真的很担心,会不会将发生什么事情,毕竟这副身体并不是她原来的身体。
  想着想着,脑子忽地灵光一闪,眼睛猛然睁开。
  对了!这个女人化成灰她都记得。就是,就是之前在商业中心更衣间里见过的那个!
  “她跟这混蛋到底是什么关系呀?难道,难道,真的是他的未婚妻?”她一点也没有发觉自己在无意中便吃起醋来!
  这个女人是谁完全不清楚,可那辆敞篷跑车上的人雨霏倒是认识。
  就是她在学生会里的上司。
  那倒是,韩林愈跟欧阳智宸一样,都有足够的魅力和财力,让任何一个女人享受顶级的生活。
  雨霏摸起了腮帮,眉头纠结成几个川字,“呃,那个女人之前说过什么来着?好像是说她是他的未婚妻。。。然后,唔唔!那现在又当着他面,上了别的男人的车。。。噢!”她双眼一睁,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,“该不会是。。。唉?不会吧!”
  她想起了那个艳什么门里的谢什么。。。
  但是。。。离开欧阳智宸?她不敢想像与他分离的感觉,那好像是会。。。是会有点心疼的吧。但是刚刚的红衣女郎那干脆利落离去的模样,似乎毫无眷恋。
  雨霏看着欧阳智宸的神情。从一开始到现在,他都面无表情,所有的情绪像是被厚厚的冰层所覆盖。
  是了,一定是这样的!
  那个红衣女人,毫无疑问就是他未过门的女朋友。后来因缘际会,不知咋的就跟韩林愈搭上了线,然后遗弃了他,所以他才会有如此复杂的表情。
  虽然跟欧阳智宸只是“朋友”,虽然只是碰巧互相看过裸体,又轻吻过两三次。但是。。。她却为他感到悲伤。
  如果他的未婚妻是自己,她绝对不会舍欧阳智宸而去找别的男人的!雨霏握着小拳头,愤怒地想着。
  这种女人太可恶了!
  突然间,欧阳智宸有了动作!他头也不回地迈开脚步。但是那个方向。。。与她相约的地点,根本是相反方向的呀!
  “唉!他要去那?那个方向不是。。。”
  雨霏心里重重地一落,便知道他要爽约了。但她没有走上去追他。
  只是呆上一阵子,她也转头就走。心里还咒骂着,要爽约,大家一起爽呗!哼!
  她知道他现在的心情肯定很差,何必去自讨没趣?更没有必要去自己一个在那等他。弄得像,像,像那个什么什么一样!
  然而,之后雨霏却像失了魂似的。在街上晃了很久,晃到很晚,才回去。
  回到房间门口,她忍不住转过身去看对面。缝隙底可以看出房间里仍然一片漆黑,他还没回来。
  一股冲动袭上心头,她握住门把,想偷偷进去看一看。但是门一推开,灯是关着的,被子是叠好的,书桌跟床头柜也收得干干净净,一缕缕柠檬芳香剂的清芬呛人胸口。
  他那熟悉的气味不见了。。。房间是空的,而他的人更早已经不知所踪。
  “他,他,他走了?还一声不吭?!”雨霏难以置信地站在门口发起呆来。
  那一晚,雨霏在房里坐了一夜。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躺回床上去,总是没有睡意。
  她相信,要是遇到跟人走了的女朋友。任谁也不会把其他邀约放在心上,爽约自是理所当然的。
  但不知道为什么,她就是郁闷得很。
  这什么感觉呀。。。
 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真的何必这样?仔细想想,被人放鸽子,惆怅是在所难免。但她心情荡到谷底,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,更忘记许许多多其他的事情,就真的说不过去了。
  相反的,屋子里其他的人却一点感觉也没有。大伙好像都患了集体失忆,没有人提起欧阳智宸,也没有人谈到他的悄然离去。好像这样很正常,又好像他原本就不存在过一样。
  接下来还真的课照上,饭照吃。。。
  林洁继续看她的电视剧,谢姳继续玩她的游戏机,小雨跟咚咚继续切磋她们的厨艺。叮叮依然神龙见首不见尾,回来便继续返回书房里。
  而雨霏也只好继续跟倩洁一起处理好学生会的事情,再一起回去。然而,他就是没有出现过。
  这一切的一切显得,太诡异了。
  唯一让她感到变化的就是,倩洁和小雨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不理睬自己。。。结果又哄了好几天才有点起色。
  就像他哄回她一样,然而她更喜欢做被哄的那个。
  今晚雨霏想了好久,终于受不了!决定从屋里最弱的一环下手。她直接踩上楼梯,来到小雨的闺房,拿出当姐姐的架式,走进去盘查。
  “难道那个欧阳混蛋就没有告诉过你们,他跑到哪里去了吗?!”
  “没,没有啊,”小雨小心翼翼地回答。看见雨霏怒发冲冠的模样,她圆圆的眼睛闪着慌乱的水光。
  “你跟这种大哥类型的,不都是很要好的吗?!怎么会不知道!”经过前几次,雨霏发现小雨真的很有俘虏男人的潜质。这水灵灵的眼眸,娇滴滴的身材,比她还要甜蜜的声线。真的可以勾起任何一个男人的保护欲。
  她应该温柔点,像真正的姐姐一样,慢慢引导着别人,但是她没有。不但没有,她的语气还说得相当尖锐和野蛮!
  可能是因为太想知道为什么了。。。
  小雨站在雨霏面前,急得小手乱摇。眼眶瞬间缺堤,泪水狂涌而出,“姐,姐姐,你不要误会啦。。。小雨我。。。不是的,我不是的。。。我心里只有姐姐的。。。”
  “不是?!那你说,他去了那!”雨霏像暴龙一样,火焰继续从她的口中喷出。
  小雨吓得马上低下头,噤声不语。
  “怎么啦?这么吵的?”林洁刚好回房间经过,看见两人的对峙赶紧走了进来。
  雨霏清清嗓子,“咳咳。没,没有。我问小雨点事情而已。”
  “你这么凶巴巴干嘛!像尾巴着火的母狮子,吓到小雨了,”林洁抱住小雨的脑袋就百般呵护起来,“哦哦~~~好了,没事了。你姐姐也只是心情不好而已。。。小雨乖啊,”她抬起头呵斥着,“雨霏你也是的,这么大个人做事还没点分寸。随便发脾气是不对的,特别是在自己的妹妹面前,你知道吗。”
  “我。。。哼!”雨霏顿时哑口无言,拐过头去,“咳咳。我,我先下去了。。。”
  冷静下来的她突然发觉情况实在不对劲!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,看来这最弱的一环还是问不出什么来的了,马上就找个借口开溜。
  房内,林洁坐在床上轻哄着,小雨则枕着她的大腿号啕大哭。可能因为林洁更像一个大姐姐,轻拍着之余还紧紧地拥着一脸无辜的小雨。
  “呜呜,呜啊。。。小雨不是这样的。。。不是的。。。”
  “好了好了,不哭咯哦。不,不是的。。。你姐姐也没说小雨是呀,对吧。”
  门口处的雨霏回头偷看一眼,心里乱得无法形容。
  林洁抬起头,看见她,那眼神充满了责怪!
  雨霏赶紧转过头,一脸慌乱地下楼。脑中的思绪现在更加纷杂了。
  为什么?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?
  “干嘛这么惊慌?”谢姳正在客厅剥葡萄皮,一颗一颗送进叮叮嘴里。见雨霏像火烧[pi_gu]似的疾奔下楼,便破天荒开口问道。
  “我。。。”她依然是回答不出。
  “这些葡萄挺甜的,雨霏妹妹你要尝一下不,”正在看电视剧的叮叮一脸享受,拿起咖啡抿上一口故意说道,“难得刚吃完饭,休闲一下嘛,也许以后会很忙的咯。”
  “不过这葡萄好像也挺贵的,”谢姳说得很犹豫,“根据我们现在的财政状况,是不是应该。。。”
  “嘘~~~,”叮叮比起食指,“精打细算是好,不过太抠门可不行。所谓民以食为天,这吃的嘛,还是不能亏待自己的。”
  叮叮的一番话,谢姳听了赶紧点头,“嗯,明白了。”
  看她们无忧无虑的休闲模样,即将要冲出口的话也倏地打住。雨霏想到如果把楼上的事情说出来,她们肯定会变脸责怪她的。
  那。。。还要说吗?
 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也该为此负责。雨霏也知道她应该为刚才的事情负责。但现在还是。。。还是先问出那纠结了几天的事情先吧。
  她慢慢走到沙发旁坐下,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问道,“那个,那个欧阳什么的,又跑哪里去了?”她问得有丝别扭。
  叮叮偷笑,“哎呦,会关心人家啦?之前不是还对人家很冷淡吗?”
  “不对,前几天我看她小俩口还有说有笑,挺不错的,”谢姳冷冷地道。
  “什么?小俩口?”像被蜜蜂螫了一下,雨霏心口抽了抽,“唉。。。哎呀,好了好了!那,那他现在回去了吗?怎么上面的东西都全部收好了。”
  见她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,谢姳拿起水果刀就剃起苹果来。眼神移下去,仿佛在回避问题。
  “早就跟你说过,他只是过来办点要事,又不是一直要住在这里,”明明对人家有意思,却还在那里扭捏。真是的!叮叮摇头叹息。
  雨霏眯起双眼。
  连叮叮看起来都有点忧心仲仲的样子,仿佛在为谁担心。难道是为了欧阳智宸?她们肯定有点什么事情隐瞒着的!
  “到底你们所说的要事是什么事?”她终于吼出来。
  叮叮笑了笑,以柔服刚地将雨霏克制住,“要事。就是,很重要的事情咯!他是不想你担心,更不想将你牵涉进去才这么做的。”
  “你们。。。”闻言,她放在大腿上的小拳头握得更紧了!
  三人不约而同地沉默起来。
  突然,雨霏站起来就“咚咚咚咚!”地跑回去房间,趴在床上用力槌枕头。
  混蛋!又是这个答案,气死人了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马上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女装子社区 ( 豫ICP备14004749号-3 )    公备 

GMT+8, 2017-9-26 17:03 , Processed in 0.140625 second(s), 25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z! X3.1

© 2014-now 11nv.c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