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女装子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马上注册
搜索
热搜: 姑爷变儿媳
查看: 19|回复: 0

[其他相关] 变身手机 147

[复制链接]

2527

主题

6254

帖子

6716

积分

荣誉会员

Rank: 10Rank: 10Rank: 10

积分
6716
发表于 2017-9-12 10:00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一百四十七章 舞者
    每当夜幕降临,城中的各色男女,便开始一场接一场地在醉中赶局。灯红酒绿之下上演着一个又一个激情的故事。
  夜店、俱乐部、民谣酒吧。。。无论在那里,只要有酒杯的地方,晃荡的人影都会越来越模糊。
  夜店人习惯在夜晚思考自己的人生,汲取生活的意义和灵感,醒来后再将它们进一步升华。
  呃,当然。有时醒来后会更加迷茫。。。
  “久违的多愁善感呀。”
  站在门口的妙龄女子,看看电梯方向,然后风情万种地笑了起来。
  她优雅地脱下黑皮衣,露出那如玉的皓肤。肩膀上蛇形的刺青无时无刻不在诱人犯罪,俘虏着每一个男人的心。映着绿波,她拿起发带便将透明一般乌黑的长发挽了个马尾鬓。
  这些地方的人往往对男女之情的追求是酣畅淋漓的。也许五十后的闷骚老男人会摊上一个七十后气质美女;也许六十后的成功人士会爱上一个八十后的不良少女;又也许八十后的花心老手会撞上一个九十后的非主流女孩。。。
  夜,一切都已经发生了;然而夜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
  所以她很喜欢这些地方。
  不为什么。
  那是本能。
  疯狂的音乐、疯狂的热舞、疯狂的人们还有疯狂的交易。。。
  她喜欢这里一切的疯狂!
  扫一眼台上晃动的人影。看来,老板已经找到新的领舞了。
  天啊!不就几天而已嘛。
  沿着墙角慢慢挤到吧台老板的面前,女子脸上挂着妩媚的微笑,挥了挥纤手,“嘿嘿,老板,好久不见咯!”
  低着头的老板,淡淡扫了她一眼继续调酒。然后,猛然抬头,睁大的眼眸如见鬼般,好半天才吐出一句完整的话,“Rain?!你从那里冒出来的?!”
  “呀~~~你这什么反应嘛,”她扭动着魔鬼般惹火的身材,提起一只超短裙下的修长大腿,边跺脚边亲昵着,“什么那里冒出来。人家不就没来一阵子嘛,你怎么就换了领舞了呀?!”
  “哎,你这丫头少跟我来这套,”老板将调好的酒倒在杯子上,擦擦摇桶,“你喜欢就天天在这,不喜欢就无影无踪。你叫我往那找你呀,我还得做生意的嘛。”
  “耶~~~”她拿起那杯血红的鸡尾酒就一饮而尽,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,“好啦,我知道错咯。可我今晚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呀,让我上台嘛,不收钱的哦。”
  “这。。。”老板听到有便宜可捡,马上停下了手上的动作。细想一下请个Dance一晚还是挺贵的,便点点头说,“那,那你喜欢咯。不过别太得意忘形,我可不支持你像上次那样脱掉衣服的,还差点害我被封了。近阵子很严的啦!卖货的都低调了很多了,就你还是这样!真是的。”
  “呵呵!知道啦,”她吐吐舌尖,往老板脸亲上一口,转过身去,“谢谢你杯酒咯,别看小我这个PartyQueen嘛,不会让你失望的啦!”
  “真是拿你没办法,JanetJackson的SoExcitedFeatKhia是吧。”
  “随便你啦,平常那首舞曲就行了。别跟我说英文,讨厌死了!”
  “你刚才不也说了吗?”老板猛地无语起来。
  。。。。。。
  走出咖啡馆,走进电梯时,雨霏看着欧阳智宸,还是一脸的惘然。
  “你怎么会。。。”她往后缩了缩,偷偷瞄他。
  这几天来,她总是刻意避开跟他相处的机会。几乎到了他来她走的地步,现在可好了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剪不断,理还乱,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!
  关于他的事情,她之前也有了解过。但是她真的不想要他的东西,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一间。。。
  “怎么了,不高兴吗?是不是不喜欢里面的装修?”欧阳智宸微笑着。
  “不,不是,”雨霏赶紧摇头,“喜欢,我喜欢。但,但是这么大的一家咖啡馆,你真的打算。。。”
  “呵呵,你刚才不是嫌里面的东西贵嘛。现在你可以爱怎么调就怎么调了呀。”
  “不是的,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  “那是怎么了?”
  雨霏低下了头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拒绝他。
  以往习惯了被拒绝,现在轮到要拒绝人家的确有点难度。如果被拒绝了,她也很清楚明白被拒绝那人的心情。那真的是很痛苦,而且苦不堪言。
  她不忍心。
  雨霏虽然知道自己口上有时会发点牢骚,但她一直对别人的请求和心意都是欣然接受。毕竟想到自身也没什么吃亏的,然而无功不受禄,难道她真的要接管这家咖啡馆?
  当然,如果她以前真的可以狠下心来去拒绝别人,也不会弄到现在这个困境。
  在这个时候电梯门突然打开了。欧阳智宸悠悠抬起头,“唔?到了吗?”
  “貌似是没有,”她立马抓住这个机会转过身子,扯开话题,“可能是,不知道谁按了这层的按钮而已。”
  当她正想按下关门的按钮时,却徒然呆住。
  这首激情澎湃的音乐。。。
  他示意她关上电梯门,雨霏没有照做,而是慢慢地走出电梯。
  欧阳智宸皱了皱眉,他知道自己似乎真的阻止不了她对这个的地方产生兴趣。
  “你想去那?”他轻拉住她的手。
  “我,”雨霏摇摇头,“我觉得这首舞曲我好像在哪里听过。”
  “舞曲?”他眯起双眼,突然想起她也是跳舞出身的。
  “哎呀,我说了你也不懂的了!”雨霏使劲地甩开欧阳智宸的手,“我过去看一下!”
  “唉!”
  欧阳智宸悴不及防地被她甩开后,怔怔叹口气,便也只好跟了上去。
  由于人太多了,雨霏只好沿着墙边慢慢挤到后方吧台的拐角处。然后斜进上半身,微微伸出头来。
  哇~~~!好熟悉的场景,好熟悉的节奏。
  感觉头发有点碍事,她流泉墨发往后便是一甩。正好打在紧跟身后的欧阳智宸脸上,暖暖甜香沁入他的心脾。
  欧阳智宸又皱了皱眉。
  发香?他怪异地横她一眼。发现紧紧扣住的领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挤得松了开来,刚好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那雪白的胸脯。之前没有怎么注意的柔软,瞬时被手臂挤压得鼓胀饱满。
  “嘿,你在呆滞什么?”雨霏晃了晃手掌,“你没来过这些地方吗?”
  “呃,来过!我之前不是说了吗?我只是不喜欢你来而已,”为了宣泄心中奇异的感觉,欧阳智宸猛地拉起雨霏的手,就往外扯,“走了,现在已经很晚了。是时候回去了!”
  “呀?我们刚来嘛,这舞台的节目还没开始呢。。。”雨霏有点不愿意地说道。
  “哎!”
  他不想去看,但总有股吸引力,忍不住的目光再往她下面扫了起来。这不看还好,一看就郁闷!她胸脯果然是如此的美妙,也比曾经勾在他腰间的那些女人更为细嫩。小夹克下一件薄薄的浅色衬衣,两只饱满坚挺的兔子像小山峰般,随着她的律动而上下微微晃动。下身的紧身牛仔长裤,更显出她身材的苗条、双腿的修长。
  销魂的滋味不断地在欧阳智宸脑海中扩散,慢慢地他竟然联想到性上面去了!之前对雨霏那种强烈的占有欲也渐渐浮上心头。
  “嘿,你是不是那里不舒服了?”雨霏看着他奇异的表情,心里有点担心,“你不是说你来过嘛,我看你这人应该也经常来这些地方把妹的呀。怎么突然这么紧张?来,轻松点,这首舞曲我很喜欢的,在蓝星的时候,叮叮经常在大厅放的。”
  这又不是没见过!欧阳智宸摇摇头。但雨霏的话他根本没有听进去,反而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男性荷尔蒙,在今晚是否有异常偏高的趋势。
  还是。。。因为这里激情的氛围呢?
  说点正经话,转移注意力,“好了,你要到哪里去玩都无所谓,但别多来这种地方,特别是独自一个的时候。你是我最重要的女人,我不想你在这些地方受到伤害,”这个城市的这些地方是什么,他一清二楚。看了看手表,“如果你想的话,我有空再带你来玩吧。但是今晚的确是有点晚,而你也应该累了,再怎么说还是应该回去好好休息的!”
  雨霏心口一蹦。
  他讲话怎么这么绝,也不先问清楚她愿不愿意就私自帮她做了决定~~~!
  她微微转过头偷觑他的表情。被他盯得微热的脸颊,霎时血色尽失,只留下错愕。
  他真的怒了!
  “好,好嘛,回去就回去呗,”她也很抱歉把人家惹怒了,可她就是不觉得这是自己的错。作为一个舞者,听到音乐便不自觉起来,那是本能呀!
  “这就对了。你顺着我说的话,肯定不会有什么不必要的麻烦,”他犀利的眼神瞬间看过去对面那几个金毛混混的身上。
  欧阳智宸当然明白他们在想些什么,似乎也像自己刚才那般,看着口干舌燥。恨不得就一涌而上,狠抓住他身边这个小女人的胸脯咬上一口。
  然而,他又很清楚明白自己跟他们是截然不同的!
  几个金毛混混看得出这位脸带杀气的猛男就是她的护花使者,便只好放弃搭讪的念头,转回身子去继续喝酒。反正妹子,这里多的是。
  “是,是~~~”雨霏答得唯唯诺诺的,一点都没有留意到这短暂的眼神战火。
  他点点头,撇嘴笑了。
  突然雨霏紧抓住欧阳智宸的手,没好气地说,“我告诉你啊。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要讨你欢心,更不是已经完全听你说话了。只是,有的事情只有我自己才知道,但有的事情甚至连我自己都不清楚。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对你的感情是什么,但是在我弄明白原因的之前,我不想我们之间有什么矛盾。。。呃?!”
  话还没说完,她差点要咬舌自尽。
  天啊,她在说什么?!
  雨霏赶紧收回手掌,红着脸低下脑袋去。她心里真希望他暂时性耳聋,刚才什么都没听到!
  她郑重告诉自己,自己这么说是因为她还在迷茫。想他明白自己还在迷茫才会这么说的。
  原来她这么在意的?欧阳智宸当下有几分明了。
  他淡淡地瞥她一眼,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
  “。。。哦,”她应道,心里乱糗一把的,“你,你真的明白?”
  好像只要在他面前,她永远都表现得格外笨拙,格外呆滞。
  “呵呵,是呀,”欧阳智宸的口气像在开玩笑,“好了,回去吧。”
  “嗯。”
  雨霏沉默下来,唇角不再甜美地上扬,转而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  两人正想走向门口的时候,吧台里就有人喊住了他们。
  “嘿,Rain!你不是要上去的吗?怎么还在这?”
  雨霏转过身子。这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,身穿酒保服,个子挺高的。方脸盘,长得也很魁梧。那双眼睛在这昏暗的环境中闪着亮,使人觉得粗犷又精明。
  但她就奇怪了,自己认识这个人的吗?
  她看看周围,再看看欧阳智宸,然后指着自己,“你,你叫我吗?”
  “不是叫你叫谁,你这丫头真是的。刚才还叫我给你上台,怎么现在就换了衣服了呀,要走了?”中年男人倒出一杯血红的鸡尾酒,擦擦摇桶,很是无奈,“哎,算了。你这丫头想留也留不住你,现在的场子这么多,去去其他的还是好的。嘿,别的场子工资怎么样?好让我调整调整。。。”
  他话还没说完,就赫然哑住!
 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,欧阳智宸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。
  “少,少爷?”
  “嗯,”欧阳智宸笑了笑。
  中年男人马上变脸,一副奉承的模样,“怎,怎么这么有空过来呀?来来来,喝一杯先。呃,我说这。。。租金还没到期吧。”
  “我不是来说这事的,”他拿起那杯鸡尾酒便一饮而尽,然后指了指雨霏,“你认识我女人?”
  “嘿,”雨霏赌气地给他后背一肘子,轻声说道,“谁,谁是你女人!”
  “哦~~~!呵呵,原来她是少爷你女人呀,”中年男人似笑非笑,赶紧看向雨霏点点头,“Rain你早说呀!那到是的,有少爷陪着去其他场子玩玩也好,就当。。。呃!”
  欧阳智宸怒眼一瞪,顿时寒气逼人。
  中年男人见状再次哑口无言,只好苦笑敷衍。
  雨霏更是听得稀里糊涂,柳眉紧皱,摇摇头,“你,你认识我?”
  “噢!呵,呵呵,”中年男人看看横眉怒视的欧阳智宸,再看看清纯脱俗的雨霏。心里也颇为奇怪,这的确有点不同,起码气质方面差远了。不过样子是其次,最重要的是他可不想得罪少东,毕竟生意还得做的。想毕赶紧摇头加耍手,“不,不认识~~~!呵呵,你知道啦,这人老了眼睛也就不好使,加上这里年轻人这么多,一时认错人不出奇。不好意思呀,这酒算我请。”
  说罢他赶紧耍起摇桶,然后再倒出一杯血红的鸡尾酒,轻推向雨霏那边。
  “认错人?”雨霏微笑着举起酒杯,“呵呵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。”
  欧阳智宸赶紧地握住她的手腕,一个眼色下去,“少喝点。”
  “哎呀,看你紧张得,”雨霏轻拍他的手背,“毕竟是人家一番心意,不好拒绝呀。你看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你?真是的,不就一杯酒嘛,我跟林洁她们喝多了。”
  “现在你不就是在拒绝我了吗?!”
  “现在,这。。。我,我都说了我不是完全听你话的啦,你就不能给我点自由?!”雨霏说完头也没回同样一饮而尽。
  “好好好,”中年男人拍起手掌,“少爷身边的女人果然个个豪爽啊!”
  欧阳智宸一听立马转回头过去,这下子就真的满脸黑线了!
  “呃!呵呵,”中年男人愕住之余赶紧苦笑道,“开玩笑,开玩笑的。。。”
  雨霏打了个酒嗑,放下酒杯后只感觉喉咙火辣辣的。脸颊微红,心跳也突然加速。这酒怎么这么难喝,有点番茄味,又带点柠檬味,奇奇怪怪。
  “这,这什么酒?”她咽口唾沫,指着刚才那个空酒杯。
  “这个?”中年男人看见雨霏来了兴趣,立马扯开话题,“呵呵,这个叫‘血腥玛丽’。是不是很好喝呢?那当然,经过我细心调配,里面洋溢着番茄跟柠檬的香味。但入口时又因为个中的伏特加,所以口感极其顺滑。番茄汁所带的微辣,在舌尖和牙齿间颤抖,非常缠绵悱恻。啊,对了!在美国禁酒期间,这酒在地下酒吧可是非常流行的哦,还被称为‘喝不醉的番茄汁’。”
  喝不醉?她现在这个样子像没喝醉吗!还番茄汁?那有这么难喝番茄汁的呀!味道奇怪之余,这酒连名字都这么奇怪!
  她真的不是很喜欢。。。
  “是,是挺好喝的!我们这还有点急事,要不我们下次再来吧,”见他说得相当陶醉,雨霏也不好意思打扰,苦笑着清清嗓子就拉上欧阳智宸,“咳咳,我,我们走吧。”
  “恩,你没事吧?”他很是紧张地看着她,“这酒可能有点不适合你喝。”
  “那,那有!我只是有点累而已,”雨霏揉起太阳穴,深呼吸着。
  就在这时候,场上的音乐突然沸腾起来。人们的情绪再次推向新的高潮!大家都欢呼着,叫喊着。高举着酒杯,疯狂地摇摆和呐喊!仿佛在迎接那位天皇巨星的到来那样!
  “这里的人们倒是挺热情的嘛,”雨霏被这突如其来的激情澎湃所吸引,再次向后回望。
  可就在这一刹那,她却呆住了!
  只见所有的人一下子向高台围了过去。就在那金光闪闪的高台上几位穿着火辣的女生正跳着她熟悉的那段NewJazz现代舞。
  为什么会熟悉?
  因为那段舞,就是她编的。作为一个舞者,自己的风格当然一看就看得出来!更何况那可是她在迎新晚会上,临场结合男生的Poppin跟女生的NewJazz所创作出来的呢。在某一程度上说来,这套舞,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!
  她们几个,为什么?雨霏眯起了双眼。
  只见那高台上的女生们都穿着低胸的小吊带和超短裙,裸露着小蛮腰,高跟下踏着激烈奔放的音乐节奏,肆意地扭动自己年轻性感的身体。
  特别是领舞的那个。。。
  因为距离的问题雨霏看得不是很清楚,但不知为什么,突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袭上她的心头。
  “她是。。。”雨霏疑惑地喃喃道。
  这个领舞虽然看起来似乎也娇喘吁吁,香汗淋漓。但她仍然挺胸、摆臀,动作各方面都很到位,毫不马虎含糊。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尤物,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狂野的魅力。
  台下的男人们也个个都口干舌燥,浮想翩翩。一道道色咪咪的眼神像一束束探照灯般,在她们高耸的胸脯、细细的蛮腰和圆翘的屁股上扫瞄游走着。
  “啊!!”突然一阵绞痛!雨霏马上捂住心房,气喘起来。
  “你怎么了!”走在前面的欧阳智宸慌了一下,赶紧走回去搀扶住她,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?”
  “没,没有,”雨霏摇摇头,试图减轻脑袋中的那阵眩晕,“我,我们走吧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马上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女装子社区 ( 豫ICP备14004749号-3 )    公备 

GMT+8, 2017-9-26 17:01 , Processed in 0.140625 second(s), 27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z! X3.1

© 2014-now 11nv.c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